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胸前那道鲜红的伤痕
胸前那道鲜红的伤痕

胸前那道鲜红的伤痕

(1 )

70年代末,文艺界处于一种刚刚「解放」的小阳春时期。某军区前锋歌舞团 创作表演的现代舞蹈「伤痕」,在全国舞蹈汇演上一炮打响,震动了舞蹈界。在 这个舞蹈的背后有这样一个故事。

前锋舞蹈团在文革期间多年没有新的创作,70年代末正逢思想解放,青年创 作人员充满了大干一场的劲头。华强就是其中之一,那年他28岁,在舞台上最好 的岁月基本上被时代耽误了,有种特别的紧迫感。

团里领导希望招进一批新苗子。华强被委以重任。在新学员招收过程中,华 强发现了一个叫小钢的可塑之才,这个小伙子只有18岁,身材颀长,肌肉匀称, 相貌英俊,一对剑眉和炯炯的眼睛,透着无比的灵慧和刚阳。而且在训练中颇能 吃苦,进步飞速,华强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训练结束汇报演出,小钢果然 震了全团,他表演的蒙古舞蹈雄鹰,英姿勃发,团里都啧啧称奇,上上下下都说 多年没有碰到这样的好苗子了。

全国百废待兴,首届舞蹈汇演在即,团里暗示华强试试为小钢定身量做搞个 作品。华强苦思冥想多日,拿出了一个初稿,题目叫做「伤痕」,表现的是解放 前夕,一个年轻的战士,在敌人牢笼里受尽拷打,听到解放的消息传来,不顾浑 身伤痛,满怀希望,期待自由,但却被敌人杀害于黎明前夜的故事。这个舞蹈也 表达了华强自己对过去十年的痛恨和对新时代寄托的希望。

华强带着小钢,投入了艰苦的排练,华强企望边排练边寻找灵感,不断完善 这个男子独舞,甚至希望把它扩大成一个舞剧。

小钢依然非常吃苦,在技巧上已经逐步掌握,不过按小钢的年纪和阅历,对 于狱中战士心情的把握,总是很不到位。舞蹈排练了两个月后,故事大致成形, 小钢在团里领导面前表演了一次。

表演大厅里,小钢脱去平素衣衫,换上紧身舞服,投入地舞动起来。一曲过 后,大家对华强的创意十分赞赏,只是觉得小钢对于受刑后战士的痛苦和对自由 的渴望展示的不够,缺乏力度。华强又在灯光舞美方面作了改动,小钢的演出服 被设计成一个褴褛的三角裤,身上描上了受刑后的伤痕,布景增加了监狱阴森的 气氛和铁链刑具的投影。舞团狭窄的创作室挤满了审查的老师和干部,赤裸上身 的小钢在大家的环视之下又做了一次表演。团里确认了华强作品的进步,但仍希 望在表演上增加临场感和震动感。

(2 )

团里给了华强一个月创作假,华强带上小钢来到一个南方一个海滨城市,寻 访当年在解放前夕的监狱里牺牲的烈士,增加感性认识。

经过长时间交往,小钢对华老师已经有了一种非常亲近的感觉,华强也喜欢 这个可爱英武的小弟。在海边的每一天,华强带着小钢在大海的风浪里搏击,在 阳光沙滩上奔跑,一个星期下来,小钢脸晒黑了,肌肉发育了,显得更加英俊健 美。

这天训练完,华强照例又和小钢冲澡,俩人打打闹闹,格外亲热。小钢嚷着 要给华强搓背,华强拗不过他,只好由他。小钢站到华强背后,卖力地搓起来, 随着用力加大,小钢的下身一下一下地撞击在华强背后,华强有些不能自制起来, 猛地起身转到小钢背后,一下子把小钢钳住按扭到岩石之上,小钢虽说也颇有力 气,却乖乖地被华强按住,两个人的脸挨得格外近,眼睛对着眼睛,足足停顿了 数分钟,突然都脸发起烧来。

翌日,两人按事先安排的日程,来到海边山崖里一个久已废弃的土牢,这是 当年解放前夕土匪残部使用过的一个规模不小的土牢。一个当地向导,带着华强 和小钢来到土牢里面,向他们诉说了一批当地游击队成员落入土匪魔掌,在这里 受尽严刑拷打和非人折磨,最后在土匪撤退前夕全部被杀害的经过。

向导当年被拉到这里做伙夫,眼看着这些穷途末路近乎疯狂的土匪,天天拿 着这些年轻战士,施加肉体折磨虐待,来取乐和打发日子。向导回忆起有一个和 小钢差不多大、模样也相似的少年,因为面容英俊,性格又倔,从不开口求饶, 所以受到的折磨和摧残最厉害,最后活活被打手们虐待至死。小钢看着散落在墙 上地上的刑具,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英勇少年,听着听着进入了角色,双颊泛起 红潮,双手不由的握紧起来。

(3 )

夜色降临之后,向导先回家去了。华强和小钢继续待在废弃的土牢里体验黑 夜之后的气氛。小钢倚偎着华强,看着眼前的刑具,不由得问道:「华老师,那 个小战士被捆绑拷打时是什么感觉呢?」,华强无言地看着小钢,突然把他拉起 来走到行刑架下,说道:「小钢,来,你体验一下那个小战士的感觉吧」。小钢 一双深澈如潭的大眼睛看着华老师,点了点头,。华强拿起地上的一堆麻绳,将 小钢双手和身体象平素打行李一样绑缚起来,两人的气息都有些急剧起来。

穿着草绿军服的小钢被捆绑以后,修长的身体在军服下隐隐地显现出来,显 得格外俊美。天色暗下来了,华强燃起了一对篝火,火光照耀着被捆绑着的年轻 的小钢,勾勒出他青春萌动的上身和舞者特有的健硕的下肢。小钢的身体在紧缚 的绳索下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靠近了那个不屈的战士。「华哥」, 不知为什么,小钢突然改华老师为华哥了,「你拿那些刑具拷打我吧,我想试试 能不能忍得住,象那个小战士那样」。华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试着解下小钢 腰上的皮带,对着小钢轻轻地抽打起来。小钢果然顽强地挺着,紧咬住牙关,一 下,一下,皮带从胸前抽到下身时,军服下有些硬硬的东西挺立起来。紧缚的麻 绳将小钢滚圆的臀部和凸起的下体暴露的一览无余。华强突然有些不能自制,他 解开小钢的捆绑,把他按在墙上,撕解开他的军服,白衬衣下露出了小钢白皙的 胸脯和胸前两颗粉红的樱桃。小钢涨红了脸,大眼睛里充满了渴望,一动不动地 看着华强。华强却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他将小钢拉起来,将他的衣服扣好,搓揉 着他被捆缚的地方。说道:「今天就到这,我们回去吧」。

晚上在招待所,小钢对华强说,「华哥,你别不好意思,我一直无法完全溶 入到那个战士的感觉之中,心里也特别着急。如果能真实感觉到那个战士受到的 肉体和内心折磨,使你这个作品成功,我真想体验一下那种痛苦呢」。「可是这 在现实里做不到啊」,华强说道。「要不,你让我进劳教所去体验一下吧,听说 劳教所对犯人有时还用刑呢」。小钢着急又真诚地说。华强发现小钢并不是戏言, 被小钢爆发出的激情震撼的华强,陷入了沉思……

(4 )

离海滨不远有个军管劳改所,华强在里面间接认识些个人,前些天听说里面 有三个30多岁的轻犯,原本也是在这个劳改所工作。只是因为他们喜欢体罚犯人, 前不久造成一个年轻的轻犯因为拷打致伤,被家属控告,被判在自己所在的劳教 所劳动改造。因为罪责不大,三人较为自由,平素还能出入所内外。华强和里面 的人取得联系后,和这三个犯人谈了一次,安排了一个计划。

这天晚上,华强把自己的计划和小钢说了一个大概,小钢显得有些不安又有 些好奇,他很积极地表示愿意做这一次体验,而且相信自己绝不会比那个英勇的 小战士孬种。这天晚上华强安排小钢早早睡下,第二天一早,小钢穿上军装,打 上绑腿,和华强道了别,出发了……

(5 )

小钢来到海边森林中华强说的地点,看到不远处确有三个人影在晃动,三个 人都是挺厉害的面孔,身材也格外粗壮,手里提着绳索和皮鞭,想是在搜寻什么, 一个人还牵着一条狼狗。小钢看到其中一人将一个东西塞给狗嗅了一嗅,似乎是 自己昨天换下的衣物。狼狗突然对着小钢的方向大叫起来。小钢本能地赶紧向隐 蔽处跑去。

劳教所的三人不愧是追捕犯人的行家,不一会儿,小钢已经被逼到了一个岩 石下,几无藏身之处了。狼狗对着岩石狂哮不已,小钢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脱, 索性昂首站到岩石外面。狼狗冲上去咬住了小钢的裤脚,两个打手们冲上前来, 将小钢双手嵌住。另一个象是头儿的打手走到小钢面前,对小钢说,「你现在被 我们抓到了,如果你想放弃,现在还可以走。」小钢摇摇头,说「把我带走吧, 反正我逃不掉了。」象是头儿的人说:「那好,我们对你也不客气了。」说着就 狠狠打了小钢一记耳光,小钢没有防备,有些支持不住,心想:「还真不是闹着 玩呢。」头儿拿过绳索将小钢双手捆到背后。又拿出一个粗绳套在小钢颈部。打 手边推搡边拉扯,将小钢拖到沙滩上,这里临时立起了一个柱子。小钢突然想起 向导说的:土匪抓到游击队队员,先是带到这片无人的沙滩上,捆在木桩上,让 太阳暴晒。说这是下马威。看来这是第一关。

打手们用麻绳一道一道将小钢紧紧捆在沙滩的木桩上,太阳毒毒地照着,不 一会儿,汗水浸湿了他的军服,裤档处,腋下,胸前已是一片片水渍。几个小时 过去后,在一边的阴凉处抽烟的头儿走过来,扳起小钢的下巴,问到:怎么样, 受不了,该叫饶了吧。小钢心里想:这点暴晒算什么呀?他对着头儿摇摇头,把 下巴从头儿的手里挣脱开来。

头儿看看小钢,说到:好,你小子真有种,这么晒你,都不求饶。他对两个 打手招招手说:来呀,给他升升级。另两个打手应声走过来,将小钢从木桩上解 下来,架起小钢双臂,走到一个有着几个大铁环的岩石下。小钢看到这块岩石, 又想起向导说的话来:土匪总是把游击队战士吊在岩石下,用鞭子拷打,打的昏 死过去,又用含盐的海水浇醒。岩石褐斑累累,小钢想:莫不是当年游击队员留 下的血迹。

正想着,小钢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拉起来吊在了岩石上的铁环里,一个打手拿 过一个粗大的皮鞭,对小钢说:「怎么样,你这个大城市来的少爷,受的了这玩 艺吗?现在还来的及,你叫声饶,放弃了吧」。小钢看看眼前的打手,不屑地摇 了摇头。「好,有种」。头儿扔下一句,拿起粗粗的皮鞭,对着小钢前胸狠狠就 是一鞭,接着劈头盖脸地抽打起来。小钢紧咬牙关,努力使自己不叫出声来,皮 鞭如毒蝎撕咬着小钢的身体,军服被打得支离破碎,残片飞溅起来,露出了小钢 雪白的肌肤。一个打手抬起小钢的下巴,发现他的下嘴唇已经被咬出斑斑血痕来 了。

(6 )

三个打手倒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俊美的「犯人」,也没想到他居然一声不吭, 他们只是听说是一个演员体验生活,一开始并没有太认真,现在也已经忘乎所以, 完全沉浸在折磨这个英俊男孩的快感里了。小钢的坚强,使三个打手有些恼怒, 还从来没有那个犯人在他们手上不求饶的,他们好胜的心理被挑动起来,拷打越 来越升级起来。

皮鞭的撕咬已经使小钢衣不敝体,一个年轻俊美修长的身体半裸在打手们眼 前。皮鞭肆虐之处,在小钢洁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鞭痕。打手的欲望被 撩拨了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快活过了。鞭挞持续了一袋烟的功夫,小 钢硬是不吭一声地捱了下来,可是嘴角却淌下了牙齿咬出的血水。

头儿看看再打下去,要超过界限了,于是把鞭子扔开,抡过一把刀砍掉了吊 起小钢双臂的麻绳,小钢摔倒在滚烫的沙滩上。一个打手拎过一捅海水来,呼啦 一下全泼在小钢身上,盐水浇在鞭打过的地方,小钢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的双手狠狠地扣进了沙地里。

两个打手不给小钢一丝喘息,他们左右拉住小钢的胳膊,将他拉起来,揪着 他的后颈,来到一个横起的大字型木桩前。头儿揪起小钢乌黑的头发,紧紧地盯 着他英俊的面庞,小钢真的感觉眼前仿佛就是凶残的土匪行刑手,他象电影里看 到的那样吐出一口含着血丝的吐沫,喷到头儿的脸上。冷不及防的头儿也被彻底 激怒了。他一把撕开了小钢前胸残剩的衣服,小钢的上身赤裸在头儿面前,健硕 的胸肌上衬着一对樱桃般的粉红乳头,因为激动岸然地挺立着。

头儿习惯性地点起一支烟来,猛吸了两口,把烟雾通通喷在小钢脸上,小钢 呛的咳嗽起来,头儿一个狞笑,突然将烟头按向小钢樱桃般的乳头。没有防备的 小钢这次惨叫了起来,头儿揪起小钢头发,狠狠地打了小钢一耳光。又将烟头按 到小钢另一侧乳头。

剧烈的疼痛使小钢的额头上冒出了斗大的汗珠,嘴角也颤抖起来。眼前好象 出现了那个不屈的游击队少年,又仿佛看到到了华老师舞蹈里那个伤痕累累的战 士,他突然狠狠地叫到:「来,打呀,你们打呀,老子绝不求饶」。

头儿闻听此言,对两个打手摆了一下头,打手将小钢的双手双脚呈大字形捆 在木桩之上。头儿从腰间抽出一把钢绳捆结成的鞭子,对着小钢晃了一晃,强烈 的阳光下,钢鞭泛着一股白帜光,小钢闭上眼睛,把头别向一方,准备承受这番 鞭鞑。头儿不紧不慢地比量了一下小钢乳头的位置,对着小钢精赤的上身准确地 抽打了下去,一下一下,小钢胸前的的皮肉翻开,血水渗透下来。另两个打手各 拿过一个电棍,对着小钢的乳头电击,乳头在电击左右摇摆红肿起来,不久开始 冒出青烟。打手们揪住乳头狠狠地玩弄着。打手已经失去了自控,这番拷打使小 钢昏死了过去。一个打手又拎来一捅海水,对着小钢从头浇下,小钢被冷水激醒 过来。

头儿走到一边吸了两口烟,走过来板起小钢的下巴,盯住小钢,问到:「怎 么样,小鬼,求饶吧。」小钢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只是习惯性地摇了摇头。

头儿大笑起来,他发现这场游戏越来越让他兴奋了:「好,有种,来呀,扒 光这小子」。头儿恶声恶气的叫喊,使昏沉沉的小钢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向导那不 忍诉说的表情来:那些土匪啊,真不是人啊,那生的好看的后生仔被他们几个人 活活给做死了啊。小钢不明白:他们怎么折磨那些年轻男孩的啊?向导老汉却只 是摇头,不愿作答。

小钢的军裤已经基本被皮鞭抽得所剩无几,一条三角裤袒露在外面。小钢突 然感觉到两三只手顺着自己的大腿内裤一路摸过来,自己的下体被狠狠抓捏住了, 小钢觉得自己的下体不争气地坚硬起来。他忽然有些明白向导大爷说的是怎么回 事来,他有些害怕起来,想要说不干了。可是他刚要张嘴,一道麻绳却三下两下 饶过来捆起了他的嘴,他被剥夺了说话的能力。

(7 )

打手拿过一条皮绳沿着三角裤把小钢的下体捆出一个凸起。头儿拿着匕首走 到小钢面前挑开了小钢内裤两侧的裤腰,裤片飘落下来,只能遮蔽住下小钢凸起 的下体,打手无情地用电棍电击小钢下体,小钢被电的差点再次昏迷过去,他只 觉得自己的下体涨痛得无以复加。年轻的精血使凸起的下体终于撑破了裤片,小 钢象大卫像一样彻底赤裸在打手面前。

头儿拿起一瓢海水泼到小钢脸上,小钢从半昏迷状态疼醒过来。头儿揪起小 钢头发,问道:「你是跳舞的」?小钢点点头。「你有没有和女孩子上过床?」

小钢摇摇头。三个打手淫笑起来,「哈哈,是个童男子么」。「来,大爷们 给你破破身」。

小钢被从行刑架上解下,按在地上,头儿开始舔他汗水斑斑的英俊脸庞,两 个打手则狠狠撕咬他的乳头,小钢开始猛力挣扎,他要逃脱开这已经失去理智的 打手们的魔掌。可是打手们已经不能放过小钢,两个打手狠狠地按住小钢的双臂, 头儿对着他赤露的身体狠狠地毒打,一番拷打之后,小钢已经失去了反抗和挣脱 的气力。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头儿摆摆头,两个打手把小钢双手捆住,拖着小钢鲜血 淋淋的身体向土牢走去。小钢被拖进土牢时身上扎满了一路上的草刺刭棘,打手 拿起一捅清水,冲洗掉小钢身上的土屑。然后将他背朝上脸朝下地绑在一个石台 之上。

头儿走到小钢面前扯掉小钢嘴上的麻绳,揪起他的头发,对他说:「兄弟, 对不起了,你长得太俊,拿你给哥们泄泄火。你跑不了了,就忍着点吧」。说着, 头儿褪掉自己的衣衫,揪起小钢头发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家伙。然后他骑到小钢凸 起的后臀上,进行正面刺戮,小钢只感觉到后身有一种今生今世从没有过的天地 撕裂的疼痛。他想叫,却叫不出来。他想哭,却落不下泪来。头儿一面刺戮一面 对两个打手喊到:「给我继续往死里打」。小钢只觉的自己的头发被揪住,一个 打手狠狠地抽击着自己的脸,一个打手拿着烟头在烧灼自己的下体、乳头和后背。

一股黏稠的东西弥漫在自己的后身,小钢一个闪念,「我被强奸了」,之后, 就昏死了过去……

(8 )

以后的两天中,小钢被头儿和打手带到一个隐秘的山洞,在那里接受了各种 刑罚和拷打,也被头儿和打手轮番奸污了无数次。第三天晚上,头儿和打手知道 这番再回到劳教所绝没有好果子吃,他们商量着逃到南边去。

月色皎洁的第三天夜晚,打手们再次对小钢施行了一番拷打和奸淫之后,把 小钢双脚向上赤身反吊在洞外的树上,月光照射在小钢遍体伤痕的身上,构成一 幅银光闪闪的青铜雕像,仿佛是古希腊神话故事里受虐的美少年或者米开朗基罗 塑造的被缚的奴隶。深夜下起了大雨,雨水无情地浇打在小钢赤裸的身上,胸前 一道鲜红的伤痕在雨水和月色下显得格外晶莹。

雨歇之后,头儿钻出洞来走到被吊着的小钢面前,似乎还不舍地又捏弄了他 的身体一遍后,拉扯起小钢的头发,对着他恶狠狠地宣布道,「今晚要处死你」。

小钢迷迷糊糊地只觉得自己被从洞里拖到沙滩上,三个人把小钢翻转过来轮 流对他后身狠狠地来了一回以后,头儿拔出一把枪塞到小钢嘴里,扣动了扳机…

…小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人事不知,连后身剧烈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

(9 )

小钢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医院病床上,华强在自己身边。后来据华强 说,赤裸的小钢是在海滩上被渔民发现的,他被麻醉弹击昏,身上有很多拷打的 痕迹。在医院休息了一周以后,年轻的小钢就彻底恢复了。他对谁都没有提及自 己的遭遇,华强感到很对不住小钢,一个劲儿追问他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愿 多说。只是,「伤痕」的舞蹈后来小钢跳得好极了,看得很多人都热泪迸涌,他 们久久不能忘怀小钢胸前那一道鲜红的伤痕,简直不象是油彩,就仿佛是一个身 陷牢狱的英俊战士经历了一番非人的折磨,苏醒过来以后,在向远方的人们诉说 着自己对自由和爱情的渴望。小钢得了表演最高奖,华强得了编舞最高奖。后来 他们都到了国外,就不大再有人记得他们和那个轰动过的舞蹈了,只是偶尔有人 会提起在巴黎的大街上看见过他们走在一起……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