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泳队集训
泳队集训

我的第一次

一段永难忘怀的恋情,一个永难忘怀的季节,一位永难忘怀的男人,虽已成 往事,但……这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今生今世,年少荒唐吗?

不!一生一世,一次已足

1996年的夏天,辛辛苦苦完成了论文报告,没想到了好几个月的努力, 却被教授说得毫无可取一般,满心的不平,好想找人说说。走着走着,不知不觉 来到久未来的新公园门口,想找人?想说话?

想发泄?想做爱???是否又需用我的外表证明我的价值,证明我的……

178的身高,大学泳队代表,凭着宽肩,结实的肌肉线条,不时收集着旁 人的目光——“贪婪的目光”。

记得高中时代,参加校队,和同伴们相处,只是喜欢看彼此游泳选手特有的 结实身材,阳刚的线条,直到有一年参加区运时,和各校代表共浴时,才是我一 生中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裸体”。

也是一个夏天,那是在集训中心的浴室,虽有隔间,但大多没拉布帘,各校 的精英裸体共浴,宽厚的肩膀,黝黑的肌肤,结实的腹肌,和发育成熟的男性器 官,只看得我两耳发烫,无意中目光被对面的肉体所吸引,只见黝黑的躯体,沐 浴在昏暗的灯光下,喷水滑过他线条分明的肌肉,看他高举双手调整莲蓬头,展 现着他宽厚的背肌,结实的小腰身,他发现我在看,却也没拉上布帘,反而有意 无意的摆动身体,用双手在那令人窒息的肉体上来回涂抹肥皂,只见他的双手滑 过迷人的颈部,壮硕的胸膛,起伏的八块腹肌,停在……,更有意的让我看他勃 起的阳具,只觉得全身发烫,呼吸加快,全身好快烧起来了。只见他笑了下,我 才发现我的老二己翘得好高,慌忙拉上布帘,开大冷水,浇熄全身的欲火,闭上 双眼,只见他结实结的肉体,在我面前喊着“要我,要我”,双手抚摸着全身烧 烫的肌肤,来回抚慰硬挺的老二,随着呼吸的加快,只觉一股电流,身体抽搐, 一股浓汁射在墙上,方才清醒过来,擦拭全身,拉开布帘,他已离去,这是我初 次感爱男体的诱惑。

晚上,所有的年轻躯体聚在一起睡,只见一个个裸露着结实的上身,互相打 闹,只有我曲在一旁,同学还己为我生病了,他那知我心中的事,整晚,我就浸 在选手们的汗水味中彻夜难眠,梦中,他又再度出现,……和我做爱,……在梦 中,我又射了。

白天教练见我附没睡好的样子,忙找人为我按摩肌肉,一位学弟,按摩了一 下,学弟停下了,我才发现…,我的弟弟又不听话了,赶忙起身上场报到,成积 虽不理想,好在有进入决赛。当晚,没住进入决赛的选手就回去了,我们也就换 到较小的通铺。

晚上睡觉时,左边是屏东的选手,黑的发亮,有原住民的味道,发达的肌肉, 一点也不像游泳选手,穿着红色内裤,反而像体操队的。门口一阵笑声,只见 “他”穿着挖洞背心,露出结实的手臂和诱人的胸肌,一步步向我走来,在我面 前停下,顿时我呼吸停止,“天啊!”他睡在我旁边,我不敢正视他,深怕被他 看穿。

“HI!昨晚睡得还好吧?”他轻声在我耳边问着,他那知昨天在梦中…

闲聊中我才得知他是南部某工专的,名叫“杨勇根”。

夜里,屏东的原住民打呼好大声,裸露的上身肌肉,在月光下上下起伏着, 红色小内裤早已包不住勃起的老二,巨大的龟头早已突破障碍,露在外面。唉! 明天还要比赛,不可妄想,要赶快睡,只得向右靠些了,只觉得阿根的体热不断 传过来,男人汗水的味道令人兴奋,忽然有一集手滑向我的手,顿时我全身紧绷, 动也不敢动。

“睡过来一点没关系。”阿根小声的说。

没等我回应,他就一手把我搂住,睡在他肩膀上,闻着他身上所散发出来体 味,我从未如此近和男人靠在一起,一颗心快得像要跳来似的。

“没关系,这没什么!”他捏了捏我的肩膀,“你的体格满结实的,早上看 你的表现很好,……”

随着他带着磁性的谈话声中,我逐渐放松了自己,小声的在睡袋中聊了起来, 侧身看他,高高的鼻子,浓浓的双眉,短短的头发,结实的胸膛,阳刚之气直逼 而来,而我的手却不知该放何处,他伸手拉我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一股电由掌 心直通全身,生平等一次抚摸男性的肉体,是那么的……

“你的皮肤好细!”

他一手摸着我的肩膀,背肌,一手摸着我放在他胸肌上的手。

“舒服吗?”他问我。

“嗯!”沉醉在浑实男性拥抱下的我,满足的抚摸着这结实的胸膛,尖挺的 乳头,听他加快的呼吸声,我的老二也硬到最高点了,抵到他结实的大腿,他笑 了笑,用手带领我的手滑着他八块肌理分理的腹肌,他要我握住他又热又硬的 “东西”,他一阵呻吟,天啊!他的好长!

生平第一次摸到另一根阳具,感觉是那的奇妙,他侧了身,两人脸靠得好近, 一手握住我涨的快爆的老二。

“这样好吗?”我不安的问,阿根不理会我的问话,只是来回上下的磨擦我 的老二,天啊!真是欲仙欲死,从没这么爽过,不觉的发出呻吟声,他用嘴塞着 我的嘴,唇贴着我的唇,舌在我口中蠕动着,一阵抽搐,射在他厚实的手掌中, 我从未如此的满足过,只见他起身跪姿在我旁边,把我的精涂在他涨得巨大的老 二上,来回打着,在月光的照射下,一副健美的躯体,一根巨大的老二,只见他 一阵抽动,一股银白发亮的精在月光下射在我的胸腔上。

“哇!好多!好多!”他俯身看我,汗水滴到我的脸上,他压在我的身上, 汗水渗着精液,涂满我们全身,丝毫没想到身边的人。

“啊!好美啊!”心中不由发出赞叹。

“去洗洗吧!”他拉着我跨过各种睡姿的选手们,钻进外面的浴室中,不敢 开灯,怕被人看到,就在第一次见面的浴室中,沐浴月光。

“你的身材好捧啊!”

他抚摸着我身上的肌肉,他的舌划过我的耳际,舔着我尖挺的乳头,我不由 的呻吟起来,当他用舌玩弄我腹肌腰际时,全身充满电流,当他把我的老二完全 的含进嘴里时,我几乎快飞上天了,我抚摸着自己兴奋的全身肌肉,抚摸他健美 的肩膀,只听他嘴里发出“滋滋滋……”的响声,那种滑润,舌尖缠绕,吹吸的 感觉,己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

“啊!我快不行了!”

他不顾我的哀求,只是尽情的享用我的老二。

“啊!啊!啊!”

一股,二股…我发泄在他嘴里。

“好多啊!”他笑了笑,就把精液送到我的嘴里。

“好腥啊!”

他不理会我的抗拒,一手抱住我的头吻我,一手抚摸我的全身,他坚硬挺拔 的老二已抵着我的下腹,经不起他的挑逗,原已休息的弟弟不甘势弱的再度抬头 挺胸。

“你好迷人啊!抱着你我好兴奋啊!给我,全部给我!!”

阿根不断的在我耳际呢喃着,月光下,两个完美的肉体在地上激情的缠绵着, 不断摸着他结实的腹肌,舔着他可爱的乳头,他用手插入我的后门,虽不自在, 但令我更兴奋。

“让我进去好吗?”

他说着,便把他的巨大龟头抵住我的屁眼。

“好痛!”我忍不住叫了。

“来!你躺下!”

看他诡异的笑容,我躺在浴窒皎洁的地板上,闭上眼睛,只觉他双手抚摸我 胸肌,腹肌,亲吻我的肚脐,乎然我的老二被一种好热的东西包住,他也发出 “啊…”的声音。

张开双眼。

“天啊!”阿根坐在我上面,只见他上下上下的享爱我的老二,脸上充满陶 醉的满足,我也初次享爱前所未有的快感,双手抓着他健壮的臂膀,结实的胸肌。

“志伟,给我,全部给我!”他叫着,“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射 了…啊!”

我抽搐着,全身是汗,(这是体内射精吗?)我自问着,只见阿根抽出我疲 软的弟弟。

“帮我吸!”他一脚跨在我的头上,把他的老二塞进我的嘴里,他的老二好 长,直达喉部,他的龟头好大,塞满我的嘴,令我无法呼吸,他摆动臀部,找好 位子,开始在我嘴中进、出、进、出,他更含住我可怜的老二,死命的吸,我无 法反抗,无法出声,只得任他我的老二吸大,勃起,一抽动,我又射得他满脸, 当我正要喘息时,他加快腰部的摆动。

“啊!”他的龟头几次澎涨,他射在我嘴里,我无法反抗,他射的好多,好 多,好多,两人光着身体躺在浴室里,只见外面天色渐明,他才抱着我回通铺, 相拥而眠。

隔天的比赛,我没得名,他得了季军,教练一直以为我水土不服,他那知道, 这两天……

赛后,没见过他,但我的第一次……,第一个男人,高中代…,1996年 的夏天。

站在新公园的大树下,来来往往的各色男孩,我到底要找什么呢?做爱吗? 远方来了一个身高180,像是宪兵样子的人……


LOADING...